梧桐之殇——盐分超标

咸鱼永不翻身……

我已经是根废木头了……

更新好麻烦啊……我还是去作死吧……

填坑什么的……完全不想啊……

打字什么的超麻烦啊完全不想动弹了……_(:з」∠)_

小甜饼仍然不记得第几号

关键词:汤姆苏x热血x运动x种田x恋爱x科幻……

诡异到不忍直视

这车,我日定了(x)
——————————————
    千手柱间是个赛车手。

    虽然单从外表上看,千手柱间比起赛车,更适合去料理一下花花草草,但他真的是非常有名的赛车手。

    而且不同于千手柱间忠厚俊朗的外表,他的宝贝车外观就有些肆意到甚至可以说是嚣张跋扈了,黑红的配色,高高扬起的尾翼有着精巧的弧度,保证了车辆在驰骋之中不至于因为速度过快而失去控制,棱角分明的外观尖的似乎能够扎穿手指,却莫名的透出一股和谐,让人觉得它本该就是这样肆意狂妄的造型,这么一辆车别说是跑了,光是停在那就是全场的焦点。

    光看千手柱间的穿着,几乎没有人会想到他会拥有这么一辆车,但千手柱间可是对自己的车宝贝的不行,连亲弟弟碰一下都不给。

    不同于其他的赛车手,千手柱间可以说是纯野路子出家,谁也不知道千手柱间是怎么会对赛车感兴趣的,就好像没有人知道,千手柱间到底是从哪找来那么一辆宝贝车的。

    人们还记得三年前,一辆如烈焰一般暗红色的赛车横空出世,化身烈焰灼烧着赛场,然后一骑绝尘的,将所有的竞争对手甩出了起码半个赛圈的距离,一战成名!

    当千手柱间从车仓内直起身,脱下安全头盔后,伴随着晶莹的汗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头秀丽漂移的长发在空中划过,如瀑布般散落而下,遮掩住了浅色的赛服。

    紧致的赛服将他浑身的肌肉勾勒的一清二楚,修长的身姿如松柏般挺拔,毅然挺立的站在最耀眼的舞台之下,他就在万众瞩目之中缓缓地睁开了眼,硬朗英俊的五官无法剥夺那双明目的光辉,小麦色的肌肤在阳光下似乎在闪着光芒,漂亮的有些亮眼。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他背对着阳光朝镜头的方向歪了歪头,用充满了信赖与喜悦的黑色瞳孔看向镜头,然后微微一笑。

    霎那间,如圣光降世,万物失色。

    仿佛天使降临一般,千手柱间成为了赛场上最明亮的存在,而他的赛车沉浸在黑暗之中,宛如从地狱归来的恶魔,在黑暗之中窥视着一切,隐隐流窜过的微亮红光平白的有些诡异。

    天使与恶魔,他与它是赛车手之中最诡异,也是最高高在上的存在,历经三年,没有经过系统训练的千手柱间稳坐首位,作为除却方程式赛车之外,包揽全场的王者,千手柱间平日里的生活可以说是平淡极了。

    在那间小小的花店,千手柱间的日常生活便是跟普通的经营游戏一般,专注着培养自己的一小块花园,多余的花草装盆摆在花店内,而最得喜爱的花枝则是肆意的在千手柱间花店内那占据了一半空间的花田内生长,然后在生长期间开始霸占千手柱间的地板与墙壁。

    “真是苦恼啊……”每当客人开始投诉他们连落脚的地方都快没有了的时候,千手柱间才会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去修剪他的花草,“明明挺好看的。”

    “但是我们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总不能让我们踩在花上吧。”客人如此投诉道。

    “好吧……”

   被掐住了软肋,千手柱间一脸不开心的应道,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认命的将他的花草重新束缚回他的小花园内。

    有的时候,千手柱间的店内还会出现一位五官精致的白发少年,淡红色的瞳孔与过白的皮肤彰显着对方的与众不同,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好在对方的五官足以压住那股透出表面的病弱,再加上那严肃的气场与严肃的目光,反倒是给对方增了几分禁欲气息。

    这个时候,千手柱间就会包起几朵兰花塞进对方怀里,然后笑眯眯的不等对方说话,就推着要将人推出自己的店铺。

    “好啦好啦,扉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千手集团还有很多事情得你来忙呢。”

    “大哥!你才是集团继承人!”

    千手扉间抗议的去拽千手柱间的衣领道:“我凭什么要帮你处理那么久的事情啊!”

    “可是扉间诶,你这么厉害,我相信没有什么是你解决不了的事情啦。”

    “万一我解决不了呢?”

    “那找我也没什么用了吧?”千手柱间一脸的理所当然。

    千手扉间:……

    绝交。

    千手扉间永远也说不过千手柱间,就好像千手柱间怎么也不愿意回到千手家,重新过回自己原先那样的富裕生活,每日守着一间花店平淡度日。

    这样的千手柱间,怎么看都跟赛车没有任何关系。

    但确实,赛车界横空出世的王者,就是来自街边一件普普通通的花店。

    很神奇是不是?

    这样的问题困扰了众人许多个夜晚,直到某一天,一张照片流传了出来。

    照片内,千手柱间与一位陌生男子正在窗边晒着太阳,那名有着机械装扮的男子闭目枕在千手柱间的膝上,黑色的长发不屈的翘起,炸的有些像是刺猬,高高竖起的耳机一般的物件撑起了长发,单是眉眼便能看出对方有着绝对的,俯视苍生的高傲,却如此驯服的蜷缩在那,乖巧而又顺从。

    如神明般受万众敬仰的千手柱间在阳光下低下了头,轻轻的将一朵艳丽的牡丹别在膝上男人的发间,柔和了对方浑身的锋芒,反倒是多了几分和平的美好,阳光明媚岁月静好,美得不似人间之人之事。

    从那以后,所有人都知道,千手柱间有一位恋人。

    他的恋人不会出现在千手柱间任何一场比赛中,也从未为千手柱间加油过,没有人听到过对方对千手柱间的支持,就好像没有人认识千手柱间的恋人一样。

    不过没关系,只要有时间,人们就会在那条开着花店的小巷附近,见到手牵手逛街的两人,对方的机械装甲从不卸下,走在大街上就像是行为艺术般,万众瞩目中对方神色毫不动摇,坚定不移的与千手柱间十指相扣,乖巧的跟着千手柱间一起行走在街道上。

    时不时用充满了震慑力的眼神狠狠的瞪几眼一直盯着他们看个不停的围观群众。

    对此,千手柱间只能一脸无奈的揉揉对方的头发,然后在一旁的小店铺内买上一杯奶茶,或者是一个甜筒,看着他安静的专注于食物时,才会松了一口气,温和了眉头,一脸宠溺的牵着对方,漫步走在热闹的大街上,也不买什么,就只是看着,看着对方到最后或者撅着嘴叼着吸管努力吸着空荡荡的奶茶杯或者专心致志的舔着指尖的时候,他会贴心的用指腹擦去对方嘴角的痕迹,再掩饰的在对方的掌心内挠一挠,两个人脑袋凑在一起,能慢慢的走完一整个下午。

    但他很少开口,也从来没有对千手柱间的赛车手身份表达过任何的意见。

    渐渐的,有人开始怀疑,为什么千手柱间会跟一个完全不了解赛车的男人在一起?

    怀疑永远都是促进侦查力的好帮手,在众人剥丝抽茧的观察中,众人开始发现,那个男人有许多的奇异之处。

    比如说从来不会替换的,与千手柱间赛车同款的装甲,甚至连细微的细节变动都十分的完美,比如说几乎从来没有在外开口说过话,唯一一句也不过是“柱间”而已,当千手柱间营业着花店时,他也会帮着街巷邻居一点事情,然后拿着邻居答谢的小礼物回到花店,亲手转赠给千手柱间,笑看着千手柱间收下礼物后温柔的在他脸上落一个吻,再捂着脸逃避一样窜进花店后的小屋内,将一脸笑意的千手柱间甩在身后。

    但他们也确实了解了许多关于霸占了神明的男人,他有着略带电音的嗓音,有着精致到让众多女性望而却步的容貌,他喜欢甜食,喜欢在千手柱间捉弄他时手足无措的将脸埋在千手柱间的怀里,喜欢收到千手柱间送给他的玫瑰花,还会让千手柱间编出一顶花冠,整日带着花冠到处跑。

    就像是懵懂的孩子一样,单纯而又毫无污秽。

    亲眼见过他们相处的人,很少会觉得他们并不般配。

    但并不是没有人,觉得他配不上千手柱间。

    赛车手有赛车手自己的解决方式。

    当有人对他发起挑战时,不仅是他,连千手柱间也没能及时反应过来。

    待千手柱间反应过来后便是暴怒。

    “谁允许你挑战我们的!”

    千手柱间皱着眉头,一脸阴沉的朝发出挑战的挑战者低吼道。

    挑战者不明觉厉的摇了摇头,坚定的指着人道:“我不挑战你,我挑战他,我不觉得他配得上你。”

    这下连其他人都觉得有些过分了。

    众所周知千手柱间的男友并不是赛车界的人,界内人挑战界外人却如此的理直气壮……着实丢人。

    “般不般配还轮不到你们来讲!我们走。”说着,千手柱间拽着恋人的手试图离开。

    奈何他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甩开千手柱间的手,大步走到那人的面前,低声询问道:“你想怎么比?”

    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赛车引擎般剧烈的轰鸣声,震动着众人的心脉与血管,就像是亲眼见证了一辆狂傲的赛车不拘的在赛场上驰骋时那股由心升腾起的狂热。

    这是个天生的赛车手。

    挑战者脸色微变,但迅速的再次镇定了下来。

    这只是个喜欢奇装怪服的基♂佬,既不关注赛车又没有经过长时间的训练,怎么可能超过自己?

    神明只能有一个。

    为了维护神明的崇高,那么只能……

    “我们,上秋名山!”

    挑战者目光炯炯的看向他们。

    在一片皱眉中,他嘴角微勾,露出了未曾有人见过的,极度嚣张的笑容。

    “那么……你准备好如何起舞了吗?!”

    看着判若两人的他,挑战者心头一跳,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然后,看着从远方渐渐驶来的如烈焰般耀眼的赛车,挑战者眼睛都要红了。

    “你什么意思?”不祥的预感让他愤怒的大喊道。

    落后的千手柱间也开着另一辆普通的车匆匆赶来,推开车门对着挑战者就是一挑眉:“什么什么意思?”

    “你居然把车借给他?”挑战者有些不可置信的对千手柱间瞪大了眼睛。

    “有问题?”

    千手柱间不屑的瞥了一眼挑战者,将其彻底眼神秒杀后,又环顾了一周周围那看待神明陨落的眼神,终是有些不悦。

    眼见着千手柱间脸上的不悦,挑战者这才勉强反应过来,想起千手柱间遗忘的战绩,突然多了两分自信。

    千手柱间没有开过秋名山上的公路,他的地狱烈焰的速度太快,在这弯路众多的赛道根本发挥不到最佳水平,这是最好的机会!

    他要一战成名!

    车内的人没有说话,只是鸣了两下喇叭示意,众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今天的目的,纷纷让开给两辆车一个足以发挥的地方。

    挑战者也跃跃欲试的点燃的发动机,伴随着哨声,经受过改装的车辆如离弦的箭一般迅速窜出,留下一道残影,等车灯渐渐远去之后,地狱烈焰才缓慢的启动,在众人焦虑的等待中,直接将速度提到了他们所以为的最大。

    拐弯的速度会极大的影响到最终的结果,但很明显,挑战者还远远达不到他的速度,像是捉弄一般,他紧紧的跟着挑战者的车尾,宛如一只正在玩弄老鼠的优雅的猫咪,时不时的来一爪子,待老鼠已经看到胜利曙光之时,再狠狠的将那抹光直接掐灭。

    挑战者颓废的跪坐在车边,那辆地狱烈焰毫无逗留的扬长而去,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施舍的模样,再一次狠狠的碾碎了挑战者的自尊心。

    千手柱间无奈的笑了笑,向车辆开离的方向飞奔着。

    他的恋人正一脸不开心的从阴影内走出,千手柱间笑着上去给了他一个拥抱。

    “辛苦了,斑。”

    在短暂的迟疑后,被叫做斑的赛车回抱住了他的恋人。

    “……嗯,柱间。”

    这就是为什么,千手柱间会成为赛车手的原因。

评论(28)

热度(179)